【收藏本站】 或分享
更多
  官方微博:   新浪微博
当前位置: 首页 > 根雕学院 > 行业资讯 > 木雕艺人的雕刻人生
相关根雕推荐
  • 精品根雕茶几茶桌排水管 茶海茶道必要配件功夫茶具珠管免邮 A5-5
  • 精品根雕茶几茶桌排水管 茶海茶道必要配件功夫茶具珠管免邮 A5-...
    本店售价:19元
  • 根雕茶几/酸枣木实木木雕画筒/茶桌茶盘配件 原木储纳罐 M5-5
    本店售价:860元
  • 精品黄金樟木茶几茶桌茶台根雕烟灰缸/根雕摆件/烟缸/叶子J5-5
    本店售价:360元
  • 精品香樟木雕刻工艺品/收藏礼物品/矫正颈椎/根雕保健枕头 R5-...
    本店售价:550元
  • 精品红木雕刻工艺品/收藏品/送礼佳品/精致做工/红酸枝镇纸 R5...
    本店售价:550元
  • 广西精品实木梅花/根包石梅花/木雕雕刻根艺/客厅家具屏风摆设I5
    本店售价:888元
  • 精品竹制茶几茶桌茶台烟灰缸/实用摆件/烟缸/弹烟灰/包邮 W5-...
    本店售价:39元
  • 实木家具根雕茶几餐桌咖啡桌/地图桌会客桌/配四树墩升级版/V8-2
  • 实木家具根雕茶几餐桌咖啡桌/地图桌会客桌/配四树墩升级版/V8-...
    本店售价:5600元
浏览历史

木雕艺人的雕刻人生

根雕商城|典藏根艺-专业的根雕品牌商城! / 2012-11-29 [] [] []

“白塔的木匠,五屯的画匠”。这是一句在西北广为流传的民谚。的确,白塔川自古就出木匠,大到宫殿庙堂,寺院道观,小至亭台楼阁,村宅民居,或富丽堂皇、美轮美奂;或小巧玲珑、别致新颖。其技艺精湛、独树一帜的建筑艺术,闻名西北,蜚声全国。

  白塔寺木匠,人才辈出。仅清代以来就有陈来成、朱存聪、胥步山等近三十位大师,能工巧匠更是数不胜数。据现有资料,技艺传至七代以上的有十家之多。他们在精于营造中原、藏式、回式建筑的基础上,吸取三者的特点和优点,富有独创性地设计出藏汉结合、回汉结合的古典建筑。大西北凡是名刹古建,大多为白塔掌尺承揽。千百年来,甘、青、宁、新、川、陕、西藏、内蒙等地,留下了白塔工匠勤劳的足迹和聪明智慧的结晶。近20年来,刘氏传人刘才发,七代传人胥恒通、胥元明可谓是新时期白塔寺木匠中的领军人物。

  新秀刘文峡

  今年40岁的刘文峡是刘氏木雕的第四代传人,记者见到他时,他正在用核桃木雕刻唐卡“吉祥天母”。设置在自家院落的工作间里,刻刀、圆铲、雕刻机、点磨机、锯子、三角尺等工具摆满了整个雕刻案,刘文峡介绍说仅雕刻要用到的工具就有40多样。和名声在外的掌尺相比,刘文峡算得上是木雕新秀。近日,在农业部主办的“全国休闲农业创意精品西北区推介活动”上,刘文峡创作的根雕《黄河母亲》获产品创意类银奖。

  刘文峡一边琢磨着手里的唐卡,一边向记者介绍说,木雕的第一步是选材料,要根据图案的大小找无裂缝、无芥子、光滑平整的木料,下好料后将图案描绘上去,再进行雕刻。这块唐卡浮雕的材料是长1.5米宽近1米的核桃木板,由两厘米的板子黏合而成。

  “这个眼睛最难刻,一刀刻不好整个作品就毁了。”刘文峡说,这样的细节雕刻也是最费人的,通常一站就要几小时。

  刘文峡做木雕已经有20个年头了,小时候,爷爷和父亲靠做房屋和寺院的雕刻维持生计,常常跟随左右的他耳濡目染,渐渐喜欢上了木雕,上学时,又表现出了美术方面的特长。毕业后的刘文峡也曾在村里的砖厂打工,但最终还是因为喜欢雕刻,19岁时开始了自己的雕刻生涯。

  从最初的房屋寒冬喜梅、熊猫吃竹到后来一件件大的作品,最初学习木雕的日子,刘文峡吃了不少苦,开始连刻刀都拿不稳,慢慢才适应,直到最后可以灵活运用,其间,胳膊不知肿了多少次。

  刘文峡的客厅里摆放的木雕作品琳琅满目,马踏飞燕、鹏程万里、栩栩如生的斑鸠……让人目不暇接。“每刻出一件作品就有一种成就感!”刘文峡说最让他自豪的作品是1998年他雕刻的“阿拉伯出征”,整个作品由长4.9米、高2.4米的8幅画组成,气势恢弘,大气磅礴。那是他第一次独立做人物浮雕,用心程度可见一斑。20年的实践历练,刘文峡的技艺不断提高,在他看来,下一件作品永远是最让人期待的。

  自成一派胥恒通

  见到掌尺胥恒通时,他正在安排金城关古玩城侧店的修缮事宜。胥恒通出生木匠世家,其先祖于明代初期从陕西迁居白塔寺川胥塬村,先后在兰州、天水等地承接古建。

  胥恒通说,其曾祖胥步山在先辈的基础上,汲取精华,自成一派。二叔胥德辉是胥家第六代传人,胥恒通师从二叔,掌握了木、砖、画等工匠本领。作为地方古典建筑的一代名匠,胥恒通修过无数风格巧妙的古典建筑,其中莲花山九角莲花殿,远远望去,就像一朵盛开的莲花,设计奇特美丽;还有临夏红园接待厅,他精心雕刻的大吊灯“二龙戏珠”,构思新颖,技法精妙,被评为全国古典建筑优秀工程。

  “天水伏羲庙、临夏大拱北、敦煌上中下寺、永登鲁土司衙门、张掖大佛寺、兰州文庙、五泉书院、白塔山‘四库全书’文溯阁……”胥恒通先后建造和维修的古典建筑数不胜数,而最让人叹为观止的是他“偷梁换柱”的工艺和修补技巧。

  “养儿赛过父,偷梁换金柱。”胥恒通说,建筑构造中头道是檐柱,第二道是金柱,是最难换的,稍有不慎就会导致房屋倒塌。他“偷梁换柱”的第一座建筑是天水伏羲庙先天殿大屋架的“抹角梁”,技术难度很大,当时许多人都不敢承接,他承接后综合分析了建筑的构造和压力等因素,成功更换;还有明代太极殿的修复工程,这化腐朽为神奇的技艺保护了古建的完美。

  传承人匮乏

  在享受雕刻带来的快乐的同时,木雕艺人对于木雕艺术的未来也有所担忧。胥恒通认为,目前这个行业最大的困难就是传承问题,他说木雕和古建修复是项综合技术,是脑力和体力并进的工作,年轻人学的少,一些年轻人只是单纯学习木雕技艺或木工技术,综合类人才很少;加之现在有机器雕刻,因此学习手工雕刻的人越来越少,但是机器雕刻由于规律性强会显得呆板,不太符合古建和文物修复的高要求。

  据永靖县委宣传部副部长聂明利介绍,经过这几年的挖掘、整理和保护,永靖白塔寺川古建筑营造技艺已取得了较好的传承和发展。2008年永靖白塔寺川古建筑营造技艺被列入第二批甘肃省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12位技艺超群的木匠被列入省级传承人。到去年底,已建成12个传承保护基地,累计培养传承人达50多人。但是由于木工培养周期长、出师慢、收入低等原因,现在从业人员越来越少。随着上世纪末大多能工巧匠陆续谢世,新一代衔接不上,古典建筑从业者后继乏人就成了难以避免的问题。

  胥恒通现在有一个愿望,就是集合各大传人中的代表,办起“鲁班堂”或“鲁班技术传承协会”,定期举办研讨会,探讨技术、总结经验,将木雕技艺记录下来,让传统技艺发扬光大。